七台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灾后重建金融样本雅安方案搁浅凸显公益信托制度难题

发布时间:2019-08-14 19:47:29 编辑:笔名

实习记者 王丹 北京报道

几经波折,历时近一年的沟通协调,雅安震后业协会牵头全体信托公司力推的一项公益信托计划,最终无奈宣告搁浅。

最核心的掣肘,依然在于审批问题,这让原本计划借上述项目捋顺机制与流程,将公益信托设计成“标准化”制度安排的设想,再次流产。

多年来,公益信托一直被监管方及业内大力倡导并寄予厚望,但始终成果寥寥,机制层面原因最为显著。使得一些重大灾难如汶川地震、雅安地震后,信托行业寄望介入金融支持的想法难以落地实现。而今,云南鲁甸灾情又至,这种原本可在援助过程中发挥重要功用的公益信托制度所面临的诸多运作障碍再次被抛出。

雅安公益信托计划止步审批

去年雅安地震后,信托业协会便酝酿出面统筹各公司发起设立公益信托,为支援灾情提供金融支持。

彼时初定的方案是,将各公司提供资金中的一部分第一时间以捐赠形式给予雅安灾区,剩余暂未使用的部分统一归集设立公益信托,必要时用于指定的救灾公益项目。

在这款信托计划的受托人选择上,也经过了几次变化,初定的机构为中铁信托,此后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还提出了9家公司联合受托的模式,选择方式基本以不同区域圈定一家,目的是未来发生于不同区域的灾害都能有一家公司负责牵头安排相关事宜。

除了为灾区提供支援,更为深层次的一项意图在于,信托业协会及监管方面希望借此推动这一单集结行业力量公益信托的落地,将这一制度安排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涉及到各个层面的问题捋顺,使多年来倡导的公益信托形成“标准化”的业务模式,从而加快推进速度。

为达成这一目标,相关方面不但多次进入灾区“尽职调查”,考察资金运用方式及领域,更不断协调各方希望促成这一项目的最终落地。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这一单被寄予厚望的公益信托因未通过民政部门审批宣告搁浅,数十家信托公司的捐赠资金只能转交于相关公益机构进行投放和运作。

这当然不是公益信托第一次止步于审批难题。

2008年汶川地震,总部位于四川当地并长期介入公益事务的中铁信托便将相关计划摆在了监管部门案上,计划以公益信托方式提供援建支持,最终同样停摆于难以协调的审批难题。

早在2004年,便开始酝酿公益信托业务,“中华公益慈善信托计划”原定委托多个城市商业银行向全社会募集,资金用于“残疾孤儿手术康复明天计划”,中华慈善总会为该信托计划的监察人,(,)为保管银行,这是国内信托界首个获得国家民政部和批准的公益信托项目。但这次革命性的突破,却在即将成行时受到金信信托弊案爆发牵连,胎死腹中。

被认为完全符合公益信托定义的第一次实质性操作则来自于长安信托,2008年汶川地震后,长安信托专门推出“5·12抗震救灾公益信托计划”, 募集1000万元,用于陕西地震灾区受损中小学校校舍重建、援建新的希望小学等公益项目。募集的资金来源为四家法人机构,由爱心基金会担任公益信托执行顾问,西安希格玛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担任信托监察人,对信托计划项下资金运用进行监督,并成立了委托人大会。

丁汝平
儿童癫痫的主要病因是什么?家族遗传是普遍性吗
【学术论文分享会】贯彻落实白癜风论文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