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堇瑟来自上帝的审判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16:04 编辑:笔名

曾有一个传言在这座公寓流传了很长时间,如果半夜接听到陌生而且匿名的短信和电话,那意味着某个人,会有一个人替死神对他进行审判。审判的结果不尽相同,在这座公寓里,听说有一本小册子是专门记录和收集在这里发生过审判而且死去的人。他们的职业各不相同,但每年的十一月,都被称为黑色的十一月,因为死神的审判总会选择在这个颤栗的月份里对他们之中的某个人进行审判。  寒冬凛冽的深夜十一点,夜黑风高,罗蓓宇一个人走到河堤上,道路两旁的小食馆都发出了阵阵腥臭的味道,每当自己闻到这种味道,都感觉胸闷,且欲欲作呕,她甚至觉得吹拂过自己身上的空气连毛发都变得黏腻起来。  眼前高大挺拔的建筑物被模糊了菱角,只剩下残缺的影子,寒栗的风阴森森地吹在每一个行人的身上,他们的眼神充满了幽怨,每一阵风,都刺痛了细嫩的皮肤。连空气都凝结出一团充满血腥的味道,蓓宇只得扯了扯厚重的毛衣衣领,于疾风里快步行走。她感到寒冷扑面而来的战栗,不仅打了个哆嗦。  她突然惊觉,背后有个黑影在紧紧跟着自己,在街灯的投射下,黑影越来越近,警醒地转过身看看背后到底有谁在跟踪自己?她转过头,大声地问着:“谁?”街道两旁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举动,确定了背后没有人,便不断地把双手进行摩擦而取暖。她依然感觉到,背后是有人跟踪自己,为了逃避跟踪的人,她选择了打车回到了公寓。  租住的公寓颇有二十多年的历史,连外墙上的颜色都早已发黄,甚至有剥落的现象。对面的楼顶不知何时出现了火灾,熊熊之火不断地往上冒,似乎有几户租客顺利地逃了出来。只见消防队员正在拿着水枪进行灭火。她慢慢地走向楼梯,看见了住在隔壁的邻居,他打着赤膊,穿着一条深枣色的长裤,眼神看上去有些许的暗光。他与自己四目对视,点头示意。  她从裤袋里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却听到黑暗的房间里发出一阵惨叫声。她死死地把指甲插进自己的手掌里,终于房门顺利打开了,打开里面的照明灯,却发现里面没有任何可疑的人,但刚刚的惨叫声从哪里传过来的呢?房间顿时有股诡异的气氛在悄然蔓延开来……  罗蓓宇准备好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对自己的身子进行了梳洗一番,却发现浴室的淋浴器坏了,无奈之下,只得把头发绑起来,对着镜子进行了一番的梳理。镜子里的雾气很重,她用纤细的手指去抚摸起它,瞬间有一股电流随着手指的远端蔓延到全身,像是触电的状态,然后手指开始动弹不得,她不得不用尽力气才从镜子里把手拿出来。  正准备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看见了镜子里反射出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女子,五官模糊,正张牙舞爪地站在她的背后,吓得蓓宇张大了嘴巴,等她回过神正准备确认那个女子是否还在的时候,却只听到外面正在下着暴雨,还有嘈杂的车鸣声而已。无奈之下,她只能回到卧室里,打开手机的收音功能,FM107.9,这是蓓宇习惯收听的频道,她喜欢那个主持人,声音非常沉稳,带着迷离的磁性。透过大气电波里去传递和分享情感。  “现在进行我们的深夜点歌环节……我们开始接通一个电话……”收音机里传来主持人的声音,约莫三分钟之后,接通了一个听众的电话。  “喂,听众你好,请问怎么称呼?”主持人透过大气电波问着拨通电话的听众。  “我是思颖,我想点一首歌给我的朋友蓓宇。希望她快快乐乐……我会在她生日的时候,给她送上一束蓝色妖姬。”  蓓宇认真地听着她的声音,思颖?这个名字听上去有些许的熟悉,三年前她不是凭空消失了么?听说是在爬山的时候坠崖身亡的,难道她复生了么?怎么会在电台点歌,这很奇怪,蓓宇百思不得其解。然而思颖的声音早已消失在大气电波之中,只剩下主持人的声音。伴随着一首歌的结束,主持人再次接通了另一个电话,蓓宇继续仔细听着。不知听到多久,手机开始提示缺电状态,随即进行关机。她不得不从床头柜里拿出充电器,对着手机进行充电。当手机上方的充电指示灯显示满格的时候,她再次打开刚刚收听到的频道,却发现怎么也调不到了。奇怪了,刚刚还是可以的,怎么又调不到了。  灵异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蓓宇的确感到害怕,从浴室镜子里反射出来的绿衣女子,到凭空消失的电台频道。这些看似微妙的事情,是不是提示着有什么灵异事情将要发生?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里收到了一条匿名信息,上面写着:罗蓓宇,点的歌是你喜欢的,你收到了没有?我知道你收到的,嘿,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  蓓宇看着屏幕上的字,感到胆颤心惊,每一个字都像在质问自己。约莫十分钟之后,继续收到匿名信息,罗蓓宇,我一定会让你死……而且体无全肤。尽管她感到无比的害怕,但蓓宇想要看看对方因为何事对自己的怨恨这么的深。于是便尝试拨通对方的电话号码,嘟嘟嘟……忙音声持续着,直到后来,传来熟悉的系统女声: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空号?怎么可能?无数个疑问在罗蓓宇心里出现了。她依然不放弃地拨打,每一次都是传来空号的提示。当她正准备挂断的时候,信息再次发送过来,上面写着:呵,你想找到我?你没这么容易,假如这么容易了,游戏就变不好玩了……。罗蓓宇,我告诉你,游戏还没真正开始呢……  她逐渐地感觉到冷飕飕的风往自己单薄的身子里吹了进来,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自己身上爬着,每一只都似乎要把自己身上的肌肤撕裂成许多块,慢慢地变得体无全肤。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对我的怨恨这么深?这次,她战战兢兢地往那个电话号码发送了这样短信。虽然害怕,但她只是想知道原因,自认没有任何结怨的人,又不曾得罪过谁。  她听到窗户外传来诡异的笑声,似乎整栋楼都回荡着:罗蓓宇,你等着接受死神的审判吧。匿名短信继续轰炸着她的手机:罗蓓宇,我告诉你,我在你对面的那栋楼的三楼,有橙色窗帘遮盖的,你现在朝南面的方向看看。你会发现我的,哈哈,我在你的远处,看着你……  狭窄的公寓里,有着阴暗的气氛把自己笼罩着,再加上匿名的信息。蓓宇只得往南面的那栋楼望去,没有发现什么橙色的窗帘。电话在此时却响了起来,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  “怎么样?罗蓓宇,礼物不错吧,很惊喜吧?更多的惊喜后续有来……哈哈哈……”电话里传来可怕又诡异的笑声。  嘟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蓓宇还没来得及问,对方便挂断了。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别这样躲躲藏藏的……你有本事就冲着我来……  罗蓓宇一字一字地把信息发送过去,约摸两分钟之后,对方给她再次拨通了电话。  “怎么样?游戏才刚刚开始,这么着急就不想玩了……你都还没知道我到底在哪里呢?怎样?那栋楼,你发现我的身影了吗?哈哈,罗蓓宇,今日我一定要你死在我面前……一定要……我是代替死神来对你进行宣判的。”  蓓宇发现自己的双手已被汗水浸湿。豆大的汗珠在额头上呈现蔓延的趋势,她紧紧地把自己的头埋在双膝之间,安静地等待一种救赎。  手机再次响起来了,她惊慌失措地接了起来,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  “你到底想怎么样?”被吓怕的罗蓓宇不禁对着手机歇斯底里地吼了一声……  “放心,罗蓓宇,给点耐性嘛,都说游戏才慢慢开始,还没有进入主题,你现在慢慢地往浴室里走去,对着镜子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跟我念一句咒语。人道毁灭……赶紧去吧,记住,我在你背后看着你的行动的……哈哈……”  罗蓓宇悻悻地走到了浴室里,对着充满雾气的镜子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心里默念了一句人道毁灭。“不,罗蓓宇,你要大声说出来……否则死神是不会知道的。”一句阴森森的提示从手机的听筒里传来,她只得按照要求做,突然她再次见到镜子里有一个绿衣女子出现,这次她的瞳孔变成了紫色,没有五官,及腰的长发,她不禁大喊了一声啊,便蹲下身来。  “罗蓓宇,告诉我,你见到什么了?别蹲在地上,站起来,你要坚强一些。”  “绿色衣服的女鬼,今晚已经是第二次见到。”她用发抖的声音对着手机说着。  “不,她不是鬼,她是真实的存在的,要不,你尝试去摸摸她。哈哈……哈哈……难道你不觉得,这个人很像以前被你伤害的某个人么?罗蓓宇,咒语念完了,放心吧,她不会一直跟着你,假如你需要,我会帮你搞定她。哦,难道你不知道,这间浴室里曾经有一名女子接受了死神的审判,尸首分离,头颅在对面的居民住宅的滚筒洗衣机里,全身的尸体散发出腐臭的尸臭味,甚至全身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尸斑。哦,想想都让人感到心惊胆颤。”  “你……帮我……搞定,绿衣女子……好不好?”罗蓓宇苦苦哀求着电话里的女声,对方亦答应了她。约摸十分钟之后,罗蓓宇听到背后一声枪响,而这一声枪响似乎响彻了整个夜空,她回过头来看看,发现自己的身后正躺着一具尸体,绿色衣服的女子,面容削瘦,浴缸里已经浸满了鲜血,啊……她大喊一声,眼泪开始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你把她丢到楼梯间里,拿一只布袋子,裹好尸体,我等你。”  罗蓓宇从来没有想过这种诡异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按对方的要求,把绿色衣服女子的尸体,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塞进了帆布袋里,然后丢到了楼梯间里。她惊慌地走着,隔壁的邻居看着她这般的样子,连忙问她发生什么事情,她只是支支吾吾应答着。  “噢。你的表现让我惊讶……不错嘛,提早进入状态了……”  “罗蓓宇,你现在按照我的提示,走到卧室里,去把那一幅挂在墙壁上的风景画摆正。记得,把它摆正,在摆正之前,把房间里的灯需要全部熄灭。从抽屉里点亮一根蜡烛,然后我会告诉你下一步怎么做的。”  罗蓓宇走到卧室里,顺着她的要求,把房间里的灯熄灭,小心翼翼地从抽屉里点燃一根蜡烛,慢慢地向风景画的方向走过去,透着微弱的烛光,把那一幅风景画摆正。她仔细地摸着那一幅裱着镜框的画,突然她的眼前看到画里所隐藏人像,似乎对着自己嗤笑着,眼神犀利,试图在拷问着自己。  她赶紧闭上眼睛,再睁开,那一幅画瞬间又变成了深红色,而且遍布尸体。再闭上眼睛,再睁开,画上的风景已经变成了绿色的森林,且还有被血流染红的河流……  “摆好了没有?哈哈……告诉我,你见到了什么,我知道你很紧张,别紧张嘛,游戏的压轴即将出场,放松点。”  “啊。你不如一刀把我杀了……我受不了……求你放过我……”她顿时精神崩溃,嘤嘤地哭了。  “喔。这么快就受不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在你西南方向的那栋高楼里看着你……哈哈,罗蓓宇,你这么快就厌倦游戏规则了,难道只剩下我一个人玩么?放心,死神还没到来呢,审判都还没有正式开始……现在你打开房间里的所有窗帘,探头去看看街道下的人群,看看那些争吵声,车鸣声……你会发现很多有趣的东西的。”  她慢慢地把窗帘拉开,因为是深夜,依然感到寒栗的冷风吹拂在自己身上的颤栗。  她慢慢地地把头探出外面,看看那些所谓的争吵声,车鸣声,突然之间,她发现对面的那栋楼有一个黑影的存在,而自己与黑影的距离不过是一只手臂的距离,她试图去与它进行有意识地触摸,却发现,眼前根本没有什么黑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子从窗外跳下去,罗蓓宇大喊了一声,然后探头出窗外看看到底那个人坠落到何方。惊魂未定,透过落地玻璃窗的反射,眼前再次出现另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子,戴着夸张的头饰,站在了她的背后,她尝试转过身来看清楚对方的样子,但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一阵诡异的笑声,每一个角落里,都回荡着这种笑声。  你为何要扼杀我……你为何要扼杀我……伴随着诡异的笑声,传到自己的耳膜里。她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然后大声地喊着:我没有扼杀你们……我没有……她开始辩解着,只求这种诡异的质问可以暂时结束。  “罗蓓宇,你见到什么了?哦,是不是有人跳楼了?从窗户外跳出去的?你应该看清她的样子的。哈哈……如果你目睹她的样子,你不会忘记的,你会知道似曾相识……哈哈……罗蓓宇,审判正式开始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噢。不要中途落跑了。否则,游戏就会变得不好玩了……”  神秘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依然是那把熟悉的女声。她正在嗤嗤地笑着,罗蓓宇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头发,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她不断地暗示:不怕,不要自己吓自己,这个世界哪有什么鬼魂,不怕,罗蓓宇,自己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不怕的……  越是心理暗示,她越来越害怕,眼前突然一片漆黑,然后晕厥了过去。似乎做了很长的梦,仿若进入了一个无人的国度,那里横尸遍野,血流成河,山涧流水之间,隐藏着无数个黑影,他们没有五官,只有凌乱的长发,和张牙舞爪的姿势,罗蓓宇从他们的身边走过,直到有一个黑影伫立在她的面前,用发抖的语气对她说:“你为何要杀我们?” 共 613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引发前列腺异位的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治男科最好的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上一篇:致富察容音

下一篇:腊月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