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一生之友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1:56 编辑:笔名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一生之友

天勾的附近,寻找食物容易。

首先,各种野果很多。其次,林子里兽类很多。他们不但在白天能看到各种野兽出没,在晚上也有许多野兽出来觅食、捕猎。

两个少年迎来了近来较为安宁的日子。

经历了丧亲之痛、手刃敌人的畅快、解救同胞的成就感、持续被追杀的精神压力、成功逃脱的喜悦、大病一场的痛苦等经历,张之良近来经历的磨砺远远多过他以前十几年的总和,故而经历的精神上的洗礼和锤炼也远超他以前十几年的总和。

无形中,张之良在精神和意志力上已远超从前,达到了更高层次。

天勾附近比他们以前到过的任何地方都适合修炼。陈德感觉在这里,入定很容易,气的运行更顺畅。

当陈德在天勾外寻找食物时,张之良一个人在天勾里,好多次在打坐时,进入了无悲无喜的空灵状态。

希望变强、希望和好友能共进退的愿望,让张之良一直以来都很努力地修炼。

近段时间,他感觉自己在空灵状态下,隐隐约约会在身体里产生某种变化。他一直在期待着。

这一天,身体已渐渐恢复的张之良在吃了陈德采来的果子后,感激地看了一眼正在摸索着调整弓弦的好友。然后,他又静静地进入修炼状态。

不久,入夜后,传来阵阵的风摇动树叶的哗哗声,间杂着野兽的嚎叫声。

再次进入了空灵状态的张之良,蓦地感到丹田处产生了一丝暖流。

心里一喜,人便跌出了空灵状态。平静了心情后,他再次入定,不久他再次感觉到丹田的一丝暖流。

第二天,张之良摇醒了熟睡中的陈德,兴奋地说道:“阿德,我有气感了!”

“哎呀,太好了!恭喜你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一生之友

!”听到这个好消息,陈德很高兴。

“为了庆祝,我们今天要开开荤!”他抓过旁边的弓,挥了挥。

张之良经过多次生死磨砺后,大难不死,终于拥有了修炼的能力,也是上天对他的赏赐,正应了那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对他们而言,在今后的道路上有可以相互信任和依靠的伙伴,非常的重要。

尤其在他们都不了解的修真世界,两人都将是对方的一生之友。

有了气感后,张之良心里的阴霾烟消云散,以往的开朗乐观又回来了。

心情大好的陈德,在树林里打猎的运气也不错。他遇到了许多从未见过的动物。在许多动物身上,他感到了威胁。谨慎起见,他选择了一只食草动物。

因为,只有自制的木箭,没有金属箭头,杀伤力不足,射了十几箭,才将那只不知名的正在吃草的野兽射倒。

很久没有荤腥的两人,终于可以美餐一顿了。

肉入口中后,陈德感觉到了与他曾在王若雪家吃过的美味一样的感受,身体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两人吃了一段时间的野果,嘴里早就清淡得不行。这一下,便胃口大开,饱餐了一顿。

这也是张之良的运气,刚有了气感就吃到了对身体极有益的食物。他晚上打坐时,丹田里的气感更强了。偶尔,会察觉一丝丝微弱的暖流从丹田周围的血脉中汇入丹田。

陈德在修炼中,也感到丝丝的暖流从经脉外汇入经脉或丹田中。这让他大喜,这意味着他的先天之气更多更强了。

难道是今天食物的关系?心里冒出这样的念头后,他决定今后要猎杀更强壮的猎物。

没有了利箭,陈德只好凭记忆中和杨晋勇打猎时,杨晋勇用过的打猎陷阱和下套的方法,用来捕猎。

好在现在,张之良已经可以和他一起出去打猎了。

因为两人的食量太大,猎到一只体型小的动物根本不够两人填肚子的。

他们想到一个办法。挖一个陷阱,下置削尖的木桩,然后将猎到的小动物置于伪装过的陷阱之上,作为诱饵。体重大的掠食野兽嗅着血腥味而来,扑到诱饵身上时,就会落入陷阱中,被尖木桩杀伤。

要想捕到大型野兽,那么要挖的陷阱要够深、够大才行。

首先,要找到一处野兽经常出没的地方,并且适合挖陷阱之处。比如,一个地方野兽经常出没,但是地面却又挖不动,要布置陷阱,自然免谈。

两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很像是大型猎食动物会路过的地方,并且土质较松软。两人便开工了。

一动手,他们就发现了新问题:没有工具。

两人只有军刀和匕首,没有锄头、铁锹、铁铲等工具。

无奈,两人只好用军刀和匕首一点一点地挖坑。

而且,两人现在身体仍虚弱。挖陷阱的速度很慢。好在有两人,一人累了,歇会,另一人继续。从早上开挖一直到夜色降临,才将用作陷阱的坑勉强挖好。

然后,要将挖出来的泥土搬到附近的低洼处。

到了夜晚,森林里黑黢黢的,他们和夜行动物相比没有优势。两人只好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天勾。

接下来的一天,两人醒来后,先设法猎杀了一只松鼠。这松鼠比他们以前猎杀过的都大,而且更灵活,他俩费了好大的劲才捕杀到。

陈德射了有约莫二十箭,才射中它,这让两人非常诧异。

这是他们以前打猎时,从未有过的事。陈德的箭术早就达到箭无虚发的层次了。

中箭掉下树之后,这松鼠又逃窜了好长距离。让身体仍虚弱的张之良在树林里追了好长时间。

让他们两人感叹了一番,这天勾周围的野兽好像厉害多了。

将陷阱布置好,把作为诱饵的松鼠放在遮盖陷阱的枯草上。

鉴于猎杀松鼠的经历,两人不敢离开陷阱太远,因害怕上当的猎物落入陷阱后,仍有逃出来的能力。

毕竟,这里的兽类同他们以往认识的不同。担心辛苦挖好的陷阱不起作用,到头还赔进去一只松鼠,两人便躲在离陷阱约五六丈远的地方。

一般情况下,猎人们布置好陷阱后,是不会等在陷阱边上的。只需隔段时间过来查看是否有野兽落入陷阱即可。

两人躲在陷阱边,有点傻傻的。张之良问了陈德两回:这么做,是不是浪费时间?陈德便说:我看是要的,你看那只松鼠就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起风了。这让两人稍微高兴了一点。为了让血腥味更浓,张之良特意在松鼠身上多割了几刀。有风便会让血腥味传得更远更广。

约半个时辰后,苦等的两人终于听到了猛兽靠近的动静。从树林深处,下风的方向,有大型野兽行进的声响,而且越来越近。

它的路线要经过两人附近。张之良扯了扯陈德,两人悄悄地换了个地方。

两人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只像熊的动物。

因为它的毛发很长,被山风一吹,一些毛发竟会遮住它的眼睛,它的前肢较长,因此行走时头颅是高昂着的,这和他们以前见过的熊完全不同。张之良惊叹了一声,小声道:“好大一只长毛熊!”

长毛熊看见了在枯草上的松鼠,它抬头观察了一下周围,视线里没有看到有威胁存在,也没有嗅到其他猛兽的气息,对地上的松鼠尸体孤零零地出现所产生的疑惑,被对食物的欲望轻易地打消了。

长毛熊迈动四肢向松鼠靠近,当它的前爪快要落到松鼠尸体边时,它听到了枯枝断裂的声音,没等它明白过来,后肢和臀部传来了剧痛。

守候多时的两人兴奋地往陷阱处冲,一人握刀,一人持弓。长毛熊的惨嚎和怒吼从下面传来。

长毛熊从上面掉落时,它庞大的身躯将遮盖陷阱顶部的枯枝压断一大片,压出一个大洞。

陷阱有一人多高。长毛熊体重巨大,加上它落下的冲势,使陷阱底部尖利的木桩刺穿了它的兽皮,扎进它的身体里。

它大怒,双掌一扫,将剩下的木桩全部扫断。

后肢受伤,使它不能如往常跃起。

陷阱四壁,松软的土层对它而言,没有一点难度,前爪在土里上下一插,就轻易地插入,然后轻易地就沿着陷阱壁往上爬。

陈德和张之良冲到陷阱边时,长毛熊只差一尺就可爬出来。

两人见此情景,大吃一惊。

张之良的刀就往它头上砍去,长毛熊竟不躲闪。

一刀下去,张之良感到刀像是砍进很硬的木头里,砍不进去。原来长毛熊的皮很厚、很坚韧,这一刀没能砍穿它的头皮。

陈德眼尖,见状知道这长毛熊皮糙肉厚,以他现在手里的木箭,射在它身上也就是给它挠痒痒,就调转目标将箭射向它的眼睛。

长毛熊见箭射来,先是举起右掌挡住,箭也射不穿它的兽皮。陈德见状,一箭又射向它的左眼。长毛熊本能地举起左掌挡着。这下,失去双掌的支撑,长毛熊又摔到坑底。

因它的体重,又摔这一下,它旧创上的木桩插入更深了,远超过两人的攻击对它造成的伤害。

长毛熊惨嚎着,团身,用嘴和前爪将木桩咬出来、抠出来。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心里暗道:糟糕,这长毛熊都受伤了仍然不好对付。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地址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的地址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详细地址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地址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