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儿子锤死暴脾气父亲控辩双方都望轻判被告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0:33 编辑:笔名

儿子锤死暴脾气父亲 控辩双方都望轻判被告

原标题:锤死父亲 儿子受审 死者脾气暴躁常打妻儿 控辩双方都望轻判被告 因家庭矛盾引发的凶杀案频频发生,有的是弑父,有的是杀逆子,最有名的是李磊杀了自己父母及一家人。今天上午,北京市一中院再次审理一起弑父案,房山人郑海龙不堪忍受父亲长年的脾气暴躁,竟拿锤子砸死了父亲,检方指控他犯故意杀人罪。 指控:持铁锤多次砸父 上午10时30分,郑海龙被法警押着走进法庭。他身高约1米7,长得颇为壮实。在回答公诉人和法官的问题时,郑海龙声音洪亮。对检方的指控,郑海龙承认属实,并表示认罪。 检方指控称,郑海龙于2012年7月13日12时许,在房山区窦店镇望楚村其家中,因琐事与其父亲郑某(男,殁年48岁)发生冲突,其间郑海龙持铁锤击打郑某头部、背部多次,致郑某颅脑损伤死亡。郑海龙作案后,于当日自动投案。 检方认为,郑海龙因琐事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犯罪性质恶劣,情节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自述:作案前支走母亲 郑海龙今年27岁,初中文化,房山区人,是一家工厂的临时工。郑海龙的父亲郑某今年48岁,无业。用郑海龙的话来说,郑某全身都有毛病,以前做过开颅手术,还是残疾人,左腿从大腿根部往下都被截肢了。 在法庭上,郑海龙介绍了案发经过。他说:“今年7月12日夜里11点多的时候,我正在东屋睡觉,听见父亲又在骂我母亲,还说这个家要不要都两可,我听见后心里特难受。他以前也经常这样,我当时自杀的心都有了,但是我根本管不了他。他一直骂到凌晨两点多,我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6点多我起床后,听见父亲还在骂,我也没管他,骑着自行车就去厂里上班了。到了中午11点半我回到家后,父母和弟弟都在家,饭已经做好了,我们正准备吃饭,父亲又开始骂我妈,我就让我妈和弟弟先出去,我和父亲聊聊。” 据郑海龙介绍,母亲和弟弟出去后,郑某就说什么家里不干净,人都该死。“我和他争吵了两句,他就骂我,并拿着锤子要砸我的电脑,我拦着不让他砸,结果他就用锤子打我,说要弄死我。锤子蹭到我脸部,把我眼镜打掉了,我就从他手里抢过锤子扔在一边,然后把他按倒,他脸朝下倒在地上,我骑在他腰部,问他能不能别闹了,好好过日子。”郑海龙回忆说,当时郑某说“你先把我放开”,放开后,郑某又捡起锤子打他,于是他又抢锤子。当时他眼镜掉了,看不太清楚,模模糊糊地看见父亲头部红了,吓得他站起来不敢动了。这时候郑某坐在那儿不停地骂,还拽着郑海龙的衣服不放,郑海龙就闭着眼睛一边往后退,一边用锤子狠狠地抡,打完后他清醒了,就从屋里找眼镜,戴上眼镜后看见地上都是血。 “当时感觉我父亲是死了,心里很害怕。我不怕自己以后怎么办,是怕我母亲以后没人照顾。”郑海龙说,案发后,他打110报警,对警察说他把父亲杀死了。 对话:父子感情一向不好 “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吗?”问道。 郑海龙说:“父亲的脾气特别不好,总是打骂家里人,在家里说一不二,我长大后,他就不怎么打我了,但总是骂我妈。到了2011年12月份的时候,他因为身体有毛病,左腿从大腿根部往下都被截肢了,从那以后,他对家里人更加暴躁,总是骂我们。我和母亲没办法,只能忍着,一直到案发。” “这种矛盾积累了多长时间?” “我是1985年生人,但矛盾就有20多年了。我父亲的脾气特别不好,他自己说从小脾气就不好。从我记事的时候,父亲就经常打骂我母亲,对我和弟弟也是经常打骂。父亲在外边受了气,或者有一点不痛快,回家就疯了似的喝酒,然后就骂我们,打我们,我是在上初中的时候才不被他打的。我弟弟是在上中专后才不挨打的。去年我父亲因为喝酒抽烟,下肢截肢了,他在身体有病的这段时间,脾气变得越来越不好,总是骂我们,我们没办法,只能忍着。” “能具体描述下你父亲打骂你的情况吗?” “就是不分场合,只要他心里不痛快,就连打带骂,直到我长大后,他才不打我了。” “从小就这样?” “我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直到上中学的时候,才回到父母身边。但是我爷爷家和我家离得也很近,所以父亲从小就打骂我。” “除了打骂家人,你父亲还打过其他人吗?” “打过,由于打伤他人,父亲还坐过牢。” “案发当天,你说要和父亲谈谈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谈什么呢?” “就是想求求他,让他好好过日子。” “那你为什么让其他人都出去?” “我母亲身体不好,父亲一直在骂她,我怕她着急,就让她先出去,我怕母亲有事,就让弟弟跟着她。” “怎么会严重到杀死父亲的程度?” “当时他坐在地上骂我,说他不死,就把全家人都弄死,他说完这些话后,我就真的害怕了,怕他把家里人都弄死,他这种人说的出就做的到。” “你父亲当时打你的时候用的力气大吗?” “不大,他力气大的话,我早被他用锤子砸死了。” “以前打你的时候呢?” “以前用力大,我感觉他就是想打死我。但以前都是我母亲拦住他,然后我母亲假装打我。” “你夺过锤子砸你父亲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他说要弄死我,我特别害怕,就用锤子不停地抡他,让他接近不了我也打不了我。” 证人:死者生前脾气不好 郑海龙的母亲张某作证说,案发前一天晚上,丈夫郑某出去玩牌,回来后就脾气不好,又开始骂她。 “自从结婚以来,我丈夫就经常骂我,两个孩子出生后,他又打骂孩子。孩子长大以后,他不怎么打骂孩子了,却又开始骂我。但是,自从他生病被截肢后,他觉得两个孩子对他不好,就又开始骂孩子了。”张某如此说。 而郑海龙的弟弟则作证说,案发之时,因为父亲郑某乱骂人,郑海龙和郑某在家里吵起来了。他在门外看到郑海龙骑在郑某身上,还听见郑某说:“今天你不弄死我,我就弄死你。”郑海龙的弟弟说,他觉得只有让父亲彻底服软,才会没事,否则以父亲的脾气,指不定会出什么事。但是,他并没有看见郑海龙拿锤子砸父亲,否则他会冲进去阻拦。 控辩:建议从轻判处 市检一分院检察官周莉宁担任了此案的公诉人。周莉宁介绍说,根据相关证据,郑海龙在案发后打报警,主动向警方投案。到案后,郑海龙能如实供述案发经过,且供述一直很稳定,没有翻供的情况。综合考虑全案,她建议法院对郑海龙从轻判处。 “自首、认罪态度好都是法定的情节,可以对郑海龙减轻或从轻处罚。而大家所关注的父子之间长期的积怨等家庭矛盾问题,只能建议法官在量刑时酌情考虑。”周莉宁说,至于具体的量刑建议,还要结合郑海龙在今天庭审中的供述及认罪、悔罪态度,作出及时调整,在发表量刑建议时再决定。 开庭之前,指定为郑海龙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告诉,他将结合在案证据,为郑海龙作有罪但可以减轻处罚的辩护。该律师告诉,他庭前并未接触过郑海龙的家人,但是从在案证据可以看出,郑海龙可以获得从轻处罚。 截至发稿时,庭审仍在进行中。 本报 杨昌平 J161 程功摄 J129

多店铺管理
微信商城怎么开
水果微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