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舟游诸天 第两百八十九章 西湖之底

发布时间:2019-09-13 19:56:14 编辑:笔名

舟游诸天 第两百八十九章 西湖之底

壁文,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名为法海的和尚一身的经历,是他个人的忏悔,也是他最终的遗言。

“贫僧法海,本潜修于镇江金山寺,以证悟菩提为终身目标,更以赞研上乘武学为己任。

一日,一个自称为‘神’的汉子往寺中求见贫惜,并欲招揽贫僧为其门下,贫僧向来与世无争,遂婉言推拒,岂料这位施主一言不发,便向贫僧攻击,为了自卫,贫僧遂与之比试,想不到此一比试,竟试了一日一夜方才罢休……”

法海本来只是一个在金山寺修持的僧人,因为被一个自称为“神”的人找上门来,与之比试。

神击败了法海,同时用言语说服他。

当时天下大乱,诸王纷争,彼此攻伐,百姓凄苦。神提出的了他想法和野心——废去帝制?就让百姓此后各自为主,自供自足,大家平等待遇,绝无帝民之别,让世间乐享太平。

这的确是一个理想的人间。即使是元皓这个来自民主社会的人,将自己所知的情况带入其中也为这神的想法而感到钦佩——如果他真的肯这么做的话,那他绝对是伟大的。

法海就此被折服了,他加入了搜神宫,为神卖命,也为了实现这个民主世界的理想而奋斗。

只是神的理想虽然很伟大,但神最终的目的却是潜藏于这个理想之下的。

推翻皇朝是他绝对要完成的。

但是完成之后,他却不曾想着隐退,让万民自理,而是要成为统治中土、统治五湖四海、统治天上、地下、人间的一一神!

这是一个比寻常君皇更恐怖千倍的野心,而为了这个野心,神更是悟得两种上乘武学一一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可以长生不死:他将永无休止地扩张他的野心与统治!

法海发现了神的野心,但此时的他虽然后悔,却已无法脱离,因为神以金山寺一千僧侣的生命为协,若我违抗他的命令,金山寺将被夷为平地,一僧不留!

后来,神与法海游历天下,想要为搜神宫寻找一个分坛所在地。他们在雷峰塔下发现不少巨大的天然地洞,并发现在这地洞的最低处,有两道自然形成的天险,这两道自然天险在这洞中互不相容,只要一触即发,西湖必会水干,半个神州亦必大难临头!

幸而在两道天险之间,不知何故,竟然又放置着一颗奇异的石;这颗奇石晶莹生光,阻隔若两道天险相碰,因此神州大地才一直得亨太平。

这石头就是神石,也就是孟钵!

神本来想拿石头的,但因为担心拿了石头之后的结果,最终也暂时没有动手。

直到后来,神的女儿白素贞与许仙相恋成婚。神觉得许仙配不上白素贞,于是让法海去见白素贞召回。

法海去了,却不敌白素贞。神大怒,便赐予孟钵与法海,令他击杀白素贞。

父亲让人干掉自己女儿,这也的确是残暴过分的事情了。

而更让法海感到吃惊的是,神给自己的这个孟钵,竟然就是神石。

法海以此事责问神,神对此供认不讳,并说毋庸慌张,因为他曾再细心观察那两道天堑,纵然取走神石,纵然让两道天险正面硬碰,只要能在一个月内将神石放回原位,一切又会回复原状!

法海无奈,为免苍生受惩,惟有日以继夜赶路往杀白素贞。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法海设下计策,让许仙杀了白素贞,最终完成了神的要求。

法海将孟钵交给神,希望神能够将孟钵放回去。但是神并没有这么做。已是无敌的神,居然还想把盂钵一一据为己有!

“……

贫僧当下大急,慌惶进谏:

‘这怎么可以?盂钵只应天上有,它本来并不属于我们搜神宫,我们好应在用后把它放回原来的雷峰塔底,否则如你所言不出一月,西湖必将水干,整个神州大地恐怕有大半地方会被殃及,生灵势必遭受涂炭……’

神却道:

‘这与我何干?神州若真的天翻地覆,更有助我统治它,而且得到盂钵,我更是如虎添翼!’

他疯了!我早该想到,连亲生女儿也可杀的人,怎会顾虑苍不得生安危?

我无法可以说服神,椎有赶回金山寺,向全寺逾千僧侣说明始未,并乞求他们急赴搜神宫;终于,金山寺所有僧侣为救苍生,与我一起守在搜神宫大殿之上,向神诵经,希望能感动他放弃盂钵。

然而神不啻是一个铁石心肠的神,我们不眠不食吟了三天,他依旧无动于衷,我们别无他法,惟有坚持与他对峙下去。

惟贫僧身怀绝世武功尚可久持,其他僧众武艺平凡,在不眠不休不食地吟了十日十夜之后,众僧终于同时吐出一口鲜血,一同气尽而亡!

千名僧侣,千口鲜血,霎时流通搜神宫偌大的殿堂,似要化为两个“慈悲”的血字。

这下子,神看着千僧为救世人所豁出的生命和血,似乎有些微感动。其实他即使没有盂钵,也有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

,根本已可盖世无敌,他终于答应让已气息衰竭的我把盂钵放回雷峰塔下,并立下重誓,绝不会再向盂钵沾手。

只是,神有一个条件……

他说,既然他得不到的超级武器,他也不能让任何人得到,他命我设计一个必杀机关,以防任何人等闯进雷峰塔下夺取盂钵,并要我在机关大成之日,与机关一起殉葬,以泄他因我违逆他旨意之恨!

为泽苍生,其时我己不及细思,连连头唯唯称是,于是立提盂钵赶回雷峰塔,把它放回原处,跟着便开始设计机关。

这道机关,终在一年之后完成,而我的生命,亦应如言在此结束……

贫僧遂央求神让我把白素贞的遗体也移葬于雷峰塔下,只因我一直对她有一种莫名的歉疚之情,即使贫僧死后生生世世不能成佛,也要永远守护她的遗骸,以作补偿……

神答应了,我遂在临别之前,向其他搜神宫门众留下一句歇语:

“西湖水干,江潮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这句话说其实是一句忠告,贫僧之意是忠告他们千万别要贪图雷峰塔下的盂钵,若他们真的要闯雷峰塔而又成功的话,那,当雷峰塔内的机关全向下倒之时候,当他们发现白蛇的尸首之时,当盂钵将成为他们囊中之物之时,西湖亦势必水干,而且再没江潮,神州即将大难临头……

我不知道他们会台听我的忠告,我只是尽了自己的本分去制止一场浩难。接着贫僧便前来此雷峰塔下最底之处,把素贞的尸骨安放任先备好的石棺内,这个石棺之内,有一条通向盂钵所在的惟一通道,然后我便坐下反覆思索,这次思索……

是贫僧一生最后的一次,也是最悔恨的爪!

我很后,只因我的一生,比平凡人的一生干了更多错事……

当初,我实在不应误信神的说话而加入搜神宫,妄想迅速改变人间的帝制;更不应与神一起找出盂钵这个祸端,更不应往杀白素贞……

我撤底的错了,可惜已无法补救,惟有自杀于此,以弥补我的罪过。

书此壁文,只因百年千年之后,若有能人豪杰能破此机关进至这里,那盂钵已非其莫属,只望他能高抬贵手,放弃盂钵,那苍生与贫僧生生世世亦不胜铭感。

别矣,苦难人间,我佛慈悲……法海绝笔”

“真是令人叹息!”元皓终于默默的把整篇文阅毕,又再游目四顾整个地洞,但见洞壁尽被“我很后悔”四字填得密密麻麻,可想而知,百多年前的法海后悔之深。

“叹息?”那老妇人嗤笑一声:“比起已去的逝者,你这个后来人时候该做些什么?你既然觉得这法海值得同情,那何不成全他的心意?神石如此重要,真的不是你我所能指染的。”

“那也未必……”元皓轻轻的摇头:“神石的运作机制并不是我们所能够立理解的,将我们的性命寄托在神石之上,我还不如另想他法呢。”

“另想他法?你说得倒是轻巧……你有什么办法?”老妇人不屑的撇了撇嘴。她并不相信元皓所说的有什么办法,只以为元皓所说的完全是强辨,是瞎扯蛋。

“很简单……将西湖移一个地方就好!”元皓淡淡的说道:“几百年前人们就能够开凿大运河了,现在想要让西湖移一个位置,未必比大运河开凿困难。”

“哎……你这意思是?”老妇人听元皓如此说,不由得楞了一下。

“西湖水干,就让他干好了!”元皓依旧说得简单:“将这里西湖水引到百里之外,我就不信那里还有什么地洞会将水渗透下来。而且将整个西湖水陶干,我们正好可以深入地洞之中用泥沙之流将地洞裂隙彻底的堵掉。黄泉之火想向上喷发,可是上面是一片的岩石,它如何喷射!”

“这……可行?”元皓的办法出来了,老妇人又愣了愣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这似乎有一些道理。

“也许可行,也许还差点……总之,我得先看看那边的情况的再说!”元皓轻轻的摇头,也不打包票,只是继续迈步向前。

他来到承载白素贞尸骸的石棺面前,用力抬起石棺。

致此,白素贞的尸骨再次面世。

石棺之内所放着的是一具怎样的尸骨?

但见石棺未端有一个三尺丁方的洞口,这个洞口,相信便是法海所说的,能往盂钵所在的入口。

然而,白素贞的尸骸在哪?

白素贞的尸骸,原来在石棺前半端,那个透明的水晶盒子内。

但那怎能算是尸骸?枯骨?难怪法海说白素贞的死状如何恐怖了,因为,眼前的水晶盒子内,只有无数一块块寸许大小的枯骨!

原来,白素贞真的为了许仙,被盂钵击至——粉身!碎身!

这亦正是“雷峰塔倒,白蛇出世”的话中含意,白蛇的枯骨终于再次面世了!

“真是恐怖!许仙应该是一个不会任何武功的凡人吧!这样的凡人,用孟钵竟然能将一个超级高手打得尸骨无存,这实在是……”元皓对此叹息了一声。

好可怕的盂钵!好可怕的超级武器!

再深深的看了一眼神话传说中的那一道身影,元皓摇了摇头,旋即闪身跃入洞穴之中。

在他的身后,那两名女子也叹息了一声,旋即也整个上前。

当三人滑过一条约为百丈长的通道后,“唆”的一声!三人已双双落在最底的一个地洞内。

足尖甫一着地,元皓还未及定住身形,已给眼前的景象慑得站住了!

因为眼前正出现一幕令人无法相信的——奇观!

元皓赫见洞中深处的地上,蒙蒙胧胧有一片火红的光,红光虽亮,却始终不及红光之上那团灿烂眩目的白光!这团白光,把洞中深处的角落映照得犹如白昼……

元皓不由得屏息静气定神细看,一看之下,他脸色陡地一阵铁青,双目中惊愕神色更是无法形容,但听他不由自主地忘形高呼:

“这就是……女娲的神石?”

“这就是超级武器——盂钵?”

“天!原来盂钵竟然是这样的!”

连续三声高呼,尽情的抒发他内心的震撼。

那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熠熠彩光,他与元皓以前所见之种种完全不同。

“或许只有完全恢复原样的棒槌和金舟才能有比这光华更加圣洁无碍的吧。”元皓在自己的心底暗自想到。

他呼唤舟中仙:“小舟,这神石是先天灵宝么?”

“这怎么可能?”小舟否认的声音在元皓脑海中响起:“所谓的先天灵宝乃是天生天养,其中自主蕴含一道规则的宝贝。神石在这个世界虽然强大,但终究还不到先天灵宝那个级别。只是,它的构建和规则十分有趣,而且它拥有十分浓郁的功德。”

“有趣的规则和功德?”元皓微感奇怪。

“那的规则是强化,根据持有者的能力强化4倍到20倍的威力——只是这种规则似乎是残缺的,他只对金仙以下的持有者有效,而且消耗的是持有者的精气神……”舟中仙在元皓的脑海中小声的解说道:“这本也算不得什么。关键是他所蕴含的功德……这样的功德,足以让你在这个世界免除太多的因果,只要你不直接向那几个主角动手的话。”

“杀人不沾因果,而且能够强化自身的攻击力……哈,这真是对我来说最好的宝贝了。”元皓大笑着,眼中的目光显得有些贪婪了。这一刻,他已经做出决定,自己一定要设法将这个“孟钵”拿到手。

为了应付这个时代层出不穷的高手,他需要一切能够增强自己的因素。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多久好
剖宫产术后腹胀便秘的原因
小儿发烧怎么办
热淋清颗粒的成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