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新青年郭在容许秦豪安兵基韩流掘金揭秘

发布时间:2019-07-12 00:37:15 编辑:笔名

新青年:郭在容许秦豪安兵基 韩流掘金揭秘

新青年第58期:韩流中国掘金揭秘  点击欣赏本期封面大图

前言

2012年4月北京国际电影节上,韩国导演郭在容公开宣布他将与《失恋33天》编剧鲍鲸鲸联手打造新片《叫醒爱情》,请辞《杨贵妃》风波之后,郭在容打算凭借这部都市爱情片给中国内地市场来一记回马枪。

与郭在容的“好事多磨”不同,另外两位韩国导演许秦豪(微博)、安兵基成了最先吃螃蟹的人——他们首次利用中国资金,在中国内地拍摄电影,并将如期上映。安兵基的《笔仙》定档7月17日,许秦豪的《危险关系》将在9月底公映。安兵基更是在中国成立工作室,并获得一亿元投资,用于未来的电影项目开发制作。

三位在韩国影坛呼风唤雨的着名导演,均有经典代表作,取得过艺术和商业上的骄人成绩,而今携手闯荡中国市场,也属中国电影圈的新生力量。本期新青年,新浪娱乐独家对话郭在容、许秦豪、安兵基三位闯荡中国电影市场的“新导演”,以及签约了前两位导演的中博传媒董事长陈伟明。韩国导演纷纷“吐槽”在中国拍片的种种困惑和难题,陈伟明则认为,韩国导演西进拍片是一种必然趋势。

出品:新浪娱乐

制作:娱乐策划部

监制:张晗 主编:魏君子(微博)

责编/对话/撰文:瓮欣

设计:春雷

郭在容、安兵基、许秦豪携手闯荡中国银幕  西行风乍起:想像鱼儿去更大的海洋中游弋

中国电影市场更广阔的空间、更雄厚的资金,对于韩国导演来讲具备非常大的吸引力。将于7月17日上映的电影《笔仙》导演安兵基就坦言“中国电影市场无比巨大”,而许秦豪也认为“中国观影人数多,资金比韩国市场更雄厚,因而影片中就会有大场面戏份可以拍摄。作为创作者,非常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有更多的人来观看”。

三位在韩国业界相当具有知名度的导演,几乎同一个时间段进军中国市场。2011年6月,郭在容和许秦豪签约中博传媒,宣布未来3年将拍摄5部投资亿元以上的商业大片;同年8月,韩国恐怖大师安兵基的中国版《笔仙》开机,9月杀青,而彼时许秦豪的《危险关系》也开始拍摄。一股韩国导演西行风潮就此掀起。

“作为导演,想像鱼儿一样去更大的海洋中游弋。”曾有人问为什么要来中国发展,郭在容用了这样一个比喻来解释。十年前,《我的野蛮女友》在中国掀起“野蛮风潮”,随后的《爱有天意》《机器人女友》等更是赢得好口碑、受到热捧。在中国影迷认识了郭在容的同时,这位韩国名导也对中国电影市场萌发浓厚兴趣。“那时候虽然中国有不少好电影,但感觉是受了太多香港电影的影响,武侠片更为流行。目前中国电影处在变化期,类型丰富了许多,不再是武侠戏古装戏一统天下的格局,中国本土导演在慢慢寻找自己的位置,因而也会需要制作过各类电影的韩国导演的经验。”郭在容说。

外来的韩国导演也在慢慢寻找着他们在中国市场上的位置。韩国恐怖片名导安兵基坦言自己一直想来中国拍戏,恰好去年内地的永旭良辰公司找到他,想要共同合作一部恐怖片《笔仙》,而8年前安兵基正是凭借韩国版《笔仙》而在本土扬名,这也是中国观众非常熟悉的一部电影。“我是以惊悚片被观众所熟知,那么正好遇到拍摄中国版《笔仙》这样的机会,就想先用观众熟悉的影像风格来到中国,自我介绍一下。”安兵基说,《笔仙》之后,他也很想在中国创作一些喜剧题材、爱情题材等作品,比如他曾监制的大热电影《阳光姐妹淘》。

相比安兵基的“自我介绍”,许秦豪首次来到中国面对的挑战就相对难了许多。这位曾凭借《春逝》、《外出》以及《八月照相馆》等唯美浪漫文艺片拥有不少中国影迷的导演,此番进军中国的首部作品是改编自法国经典小说、并已有13个影视版本演绎过的《危险关系》,投资过亿,汇集章子怡(微博)、张东健、张柏芝三大巨星,故事背景设置在三四十年代的旧上海。种种要素在极度吸引观众眼球的同时,也为这位初进内地的外来导演带来不少挑战。

但不管怎样,中国电影市场更广阔的空间、更雄厚的资金,对于韩国导演来讲具备非常大的吸引力。安兵基就坦言“中国电影市场无比巨大”,而许秦豪也认为“中国观影人数多,资金比韩国市场更雄厚,因而影片中就会有大场面戏份可以拍摄。而韩国电影在质量上一直是不会有太多问题的。作为创作者,非常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有更多的人来观看”。另外在韩国导演看来,中国观众看待电影更简单纯粹、更发自内心的热爱。郭在容就将中国观众的观影特点总结为“少女式”的,较少要求那种刺激性、暴露性的东西,而更容易被电影中纯粹的感情所打动,相比之下,韩国本土观众因为看了太多各种类型的电影,反倒不够单纯。

三位导演此前各有经典代表作:《假如爱有天意》《笔仙》《八月照相馆》等  螃蟹不易吃:“水土不服”与“危险关系”

韩国导演远赴中国拍片必然会经历“水土不服”。比如在郭在容看来,中国电影界习惯以明星为中心,明星可能会想要改动剧本,但在导演看来,这是很难接受的一件事。另外据安兵基介绍,在《笔仙》剧组中中韩两国工作人员的比例是7:3,其中导演、摄影、灯光都是韩国人。拍摄中因为中韩两国发音不同的缘故,曾经也让安兵基很不习惯。

2011年夏天,郭在容与中影公司达成合作,执导历史题材电影《杨贵妃》,成为第一个进军内地的韩国导演。但这“螃蟹”却并没有被郭在容吃到,2012年3月,他请辞《杨贵妃》剧组,回到韩国。

这中间的种种纠葛,坊间有各种各样的猜测,但所有的猜测都集中在大牌女明星与导演郭在容之间的摩擦上。对此郭在容本人自始至终的回应,极少针对某一个人,而是更多表达韩国导演远赴中国拍片必然会经历的“水土不服”。比如在他看来,中国电影界习惯以明星为中心,明星可能会想要改动剧本,但在导演看来,这是很难接受的一件事。另外,进军中国的首部作品选择得是否合适,也是郭在容在后期时思考的一个问题,“我选了一个中国历史上的真实人物,而且大多数中国观众对她有一定的审美认知,这样一个起点就非常具有挑战性,我身边的很多人在一开始就非常替我担忧。”郭在容说,他其实想在创作《杨贵妃》的过程中,除了保证中国观众的审美之外也加入韩国、日本、甚至好莱坞观众的认可基点,并且要在其中取得认知上的平衡,但显然,这太难了。

同样选择了极具挑战性题材的,还有许秦豪。这位韩国文艺片导演以往是凭借其唯美的画面、细腻的情感被中国观众所熟知,但此番正式来中国拍戏,他选择了背景设置在三四十年代旧上海的《危险关系》,甚至还一度引发了关于章子怡、张柏芝两位明星在片场爆发“危险关系”的报道。

据《危险关系》出品方中博传媒董事长陈伟明介绍,许秦豪面临三大挑战:一是这个项目本身已经有过13次不同版本和形式的演绎,怎样在此基础上创新是个难题;二是韩国导演怎样才能真正走进中国三十年代大上海的时空背景中去,仅凭老资料、旧图片如何实现这一点?第三,三大主演章子怡、张柏芝、张东健分别操三种不同的语言:普通话、粤语、韩语,对于导演的现场调控也是挑战。

于是许秦豪读原着,在韩国组织了很多专门研究30年代中国历史的专家进行研讨,参照了很多大量的历史资料,亲自跑去上海实地体验也有很多次。前期准备做的充足,但拍摄中却也不可避免的遇到饮食问题、语言障碍等,有时候许秦豪对于美术方面太过细致,制片方也会适时提醒他抓大放小,别太较劲了。也有一些确实是两国电影制作过程中截然不同之处,“比如有些台词这么说,在韩国没问题,但章子怡会提醒我,在中国这么说就很奇怪了。还有就是韩国人可能会觉得中国人为什么做个决定要这么慢,什么都要走流程,非常耽误时间,但中方工作人员又会觉得,为什么韩国人连招呼都没打,就先把事情给做了?这是一个互相沟通、互相学习的过程。”许秦豪说。

相比之下,《笔仙》导演安兵基选择了最擅长的惊悚风格显然更为稳妥,他所遇到的问题也只是集中在语言沟通和演员的表演方式层面上。据安兵基介绍,在《笔仙》剧组中中韩两国工作人员的比例是7:3,其中导演、摄影、灯光都是韩国人。拍摄中因为中韩两国发音不同的缘故,曾经也让安兵基很不习惯。“中国人讲话是有声调的,但是韩国没有,所以很多时候,我认为这句台词说出来应该是这样的感觉,但中国演员讲出来的完全不一样,最开始我很不适应。”安兵基说,除了台词之外,中国演员的表演时面部的表情非常丰富,也会有肢体语言,但韩国演员截然不同,在说台词时小动作很少。“但是我能理解这些,我觉得一来我对中国演员认识不够深,合作也只是这一次,另外两国有一些表演上的习惯确实不同,所以也非常感谢中国演员对于我的支持。”

如安兵基所说,这支韩国先行部队尽管或多或少都遇到阻碍跟困惑,但他们普遍都能够在逐渐磨合中理解和接受。“在任何国家拍摄任何电影,都会遇到两国在电影领域内的一些差异,这是不可避免的。”许秦豪说。他与安兵基进军中国的试水之作《危险关系》、《笔仙》都将在2012年下半年上映,而郭在容在《杨贵妃》风波之后也携新片重新回归中国市场,对于这三位韩国名导来说,他们也如内地导演一样,在不断摸索和寻找自己在中国市场上的位置。“我不可能成为中国人,因而我的电影中所表达的东西或许是中国观众不太熟悉的,有一点点的生疏感,但这也是一种新鲜感。”郭在容认为,这种生疏而带来的新鲜感,正是韩国导演能在中国市场寻得一席之地的优势所在。

安兵基《笔仙》定档7月17日,许秦豪《危险关系》定档9月,郭在容《叫醒爱情》正在筹备  业内人观点:不要让三位导演成为“先烈”

中博传媒董事长陈伟明认为,中国电影市场的空间、容量和需求,一定会吸引更多国外的好导演过来拍片。他算了一笔账,中国、韩国、日本等的人口数量加起来,差不多是15、16亿左右,借助这个庞大的市场平台,国外导演对于电影的独特理解,加上我们自己原创的故事,又有新意又能接地气,一定会创造出更好的电影产品、诞生更先进的电影理念。

尽管三位韩国导演在登陆中国大银幕的过程中都或多或少遇到一些困惑和阻碍,但韩国业界却普遍对于这支先行部队的前景表示乐观和期待。“韩国和中国文化差异并不多,在电影方面也各有优势和特点。韩国业内都希望能看到两国的电影多一些合作,将优势结合起来,还可以跟西方电影去拼一下。”《笔仙》导演安兵基说。

签约了郭在容、许秦豪两位韩国名导的中博传媒董事长陈伟明也在呼吁“不要让这些韩国导演成为先烈”。陈伟明是业内知名的出品人及制作人,他带领的中博传媒曾经帮助张艺谋、陈凯歌(微博)等名导的电影(《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无极》、《山楂树之恋》等)成功发行到韩国、日本等亚洲国家,并取得了骄人的票房成绩。2009年,陈伟明曾经与许秦豪合作过一部中韩合拍片《好雨时节》,由内地演员高圆圆(微博)和韩国演员郑雨盛主演,在陈伟明看来,这是一次成功的试水。“我当时跟许导演说,你先来中国拍拍看,我的条件就是预算有限,你必须在规定的资金和时间范围内完成,不要让我赔钱。”陈伟明说,没想到许秦豪真的在规定范围内完成了这部电影,虽然最终没能赚钱,但没超支,也没赔钱。这直接促成了《危险关系》这样一部大投资制作的合作。

韩国导演唯美精致的画面、细腻的情感表达,在陈伟明看来是一大优势,而“讲大片、大场面,他们一定比不过我们”。所以韩国导演试水中国大银幕,其实是个取长补短、互相学习的过程。陈伟明认为,首先韩国电影工业发展的时间比中国长,培养了一大批年轻优秀的专业人员,这些人才来到中国,势必也将带来更先进的理念;此外,韩国“师傅带徒弟”的传统一直没有改变,大导演会用心带两个副导演,尽心培养,让先进的技术得以传承,这样的传统也会为中国电影市场带来一些启发;另外,韩国影人也带来很多先进的制作方式,比如在《危险关系》拍摄中就一直坚持现场剪辑,边拍边剪,马上就能知道那个镜头不合适,那场戏需要补。“当然,韩国影人也能学到中国电影的很多优点,比如我们的电影格局、对于大电影的驾驭能力、宏大场面和气势等等,这些在韩国电影里都是看不到的。”陈伟明说。

而国外导演走进中国市场的最直接好处,就是观众能在影院欣赏到的影片类型越来越丰富。《笔仙》导演安兵基认为,目前中国市场上偶会出现跟风状况,即某种类型影片大热之后,会迅速出现多部类似影片,而韩国导演其实是希望能带来更多新鲜的不一样的作品,“从韩国人的视角,将现在中国百姓的真实生活状态拍摄出来呈现给他们,可能他们会更需要这样的东西。”

所以在业内人看来,三位韩国导演抢滩中国银幕其实是一种趋势。中博传媒董事长陈伟明认为,中国电影市场的空间、容量和需求,一定会吸引更多国外的好导演过来拍片。他还算了一笔账,中国、韩国、日本等的人口数量加起来,差不多是15、16亿左右,借助这个庞大的市场平台,国外导演对于电影的独特理解,加上我们自己原创的故事,又有新意又能接地气,一定会创造出更好的电影产品、诞生更先进的电影理念。“集结整个亚洲电影市场的优秀力量,就一定能拍出影响整个亚洲观影风潮的作品来。”陈伟明说。

南通最好的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梧州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泰州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梅州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